推荐资讯

头戴宽檐草帽把精致的容颜隐藏在这帽黑超的遮挡之下不过由于她的

发布时间:2018-11-21 19:40 浏览:
 难道说,家族内的高层之中,已经有人被太阳神殿给买通了?
 
    否则的话,军师何至于口出此言呢?
 
    这特么的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这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也没有撬不开缝的铁桶阵。”军师笑了笑:“当然,我并不是因为对黄金家族有什么恶意才会这样做,只是有备无患而已。”
 
    凯斯帝林觉得自己的呼吸都有些不畅了:“军师,你确定你所说的都是真实的?”
 
    如果家族高层内部都有人投向了别的势力,那么以后再开家族会议的时候还怎么讲话?亚特兰蒂斯对外界还有什么秘密可言?
 
    凯斯帝林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有愤怒,有无奈,有不安全感,各种情绪复杂的交织在一起,让他的心情躁郁异常!
 
    “我并没有必要骗你。”军师笑了笑,似乎用这种方式把骄傲的凯斯帝林打击一下,能够让他的心情变得很好:“现在已经不是中世纪了,你一定要重视情报的作用,而且,太阳神殿能够在黄金家族内部打通关系,代表其他的势力也可以走这条路。”
 
    凯斯帝林觉得好似有一盆凉水从头浇到脚!他的脸色已经阴云密布了!
 
    任谁听到这样的消息,都会觉得心情很渣!
 
    隔着无数的松树,军师似乎可以看到凯斯帝林的表情,他笑的更开心了:“当然,别的势力或许并不一定拥有太阳神殿这种手段,所以你也不用太过担心了。”
 
    这句很浅显的安慰,自然不可能让凯斯帝林的心情变好。
 
    停顿了一下,军师又说道:“趁着在华夏的这段时间,好好的思考一下吧,跳出棋局来看问题,会发现视角会对判断产生极大的影响……至于歌思琳的事情,你就暂且不要管了,阿波罗会保护好她的。”
 
    说完,军师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而凯斯帝林还在咀嚼着军师先前的话,口中不断的重复着:“跳出棋局看问题,跳出棋局看问题……”
 
    念叨了几遍之后,抬起头,凯斯帝林的眼睛里面已经满是精芒了!
 
    …………
 
    远在洱海边的客栈之中,苏锐睡的正香呢,结果歌思琳忽然翻了个身。
 
    她本来就靠在床边睡觉,结果这一翻身直接便掉了床!不偏不倚的砸在了苏锐的身上!
 
    “啊!”苏锐喊了一声!
 
    他是被疼醒的!
 
    因为,歌思琳的膝盖,正不偏不倚的顶在了苏锐的两条腿中间!
 
    虽然隔着一条薄薄的被子,但是苏锐还是清楚的感受到了那种疼痛!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苏锐不知道把多少男人的那个部位给踢肿过,然而,风水轮流转,今天终于算是轮到他的头上了!
 
    然而,歌思琳却没有任何的反应,迷迷糊糊地再次翻了个身,竟是在苏锐的身边睡着了!
 
    这睡的也太死了吧!
 
    苏锐夹着腿,吸了两分钟的凉气,才勉强把那种疼痛感给除去了大半。他连忙去卫生间里面检查了一番,发现一切都还正常,这才心有余悸的回来了。
 
    看着睡在地铺上的歌思琳,苏锐摇了摇头,想着刚刚受过的伤,他是不敢再和这姑娘有任何亲密接触的行为了,于是只能悻悻然的躺在了歌思琳睡过的床上。
 
    虽然这床上还残留着歌思琳的淡淡体香,但是对于蛋疼的苏锐而言,这种香味儿已经完全构不成诱惑力了。
 
    第二天早晨醒来,歌思琳很意外自己竟然睡在了地上,于是苏锐便简单的把她掉床的事情讲了一下。
 
    当然,苏锐主动隐去了让他蛋疼的细节,可歌思琳的观察力非常的敏锐,她说道:“苏锐,为什么你的走路姿势似乎有点不对?”
 
    由于某个部位有点微肿,所以苏锐的两条腿比平时分的更开一些,走路的姿势也略略的有点别扭。
 
    看着歌思琳的目光,苏锐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他使劲的咳嗽了两声:“没什么,昨天晚上起来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墙角……”
 
    “撞到墙角了?”
 
    在歌思琳的一脸疑惑之中,苏锐落荒而逃了。
 
    两个人吃完了早饭,好好的逛了逛洱海,苏锐租了一辆电动车,准备带歌思琳在蓝天与阳光下兜着风。
 
    还好,骑着这踏板电动车的舒适性比自行车高一点,否则的话,以苏锐那不可言说的伤势,再去骑自行车的话,不得伤上加伤啊?
 
    歌思琳今天穿着的是一件波西米亚风格的碎花长裙,头戴宽檐草帽,把精致的容颜隐藏在这帽檐的阴影和黑超的遮挡之下,不过由于她的底子实在是太好了,一亮相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他们都情不自禁的把眼神投向歌思琳。
 
    后者撩了一下长裙,露出了光洁的小腿,然后跨着坐在了电动车上。
 
    当苏锐启动之后,很自然的,歌思琳便用双手环住了苏锐的腰,身体也紧贴在他的后背之上。
 
    这个动作的尺度,相对于昨天晚上的暴雨中亲吻而言,确实还是差了一些的,因此苏锐的心中还很淡定,歌思琳更是没有其他的想法。
 
    此时,不知道有多少人正在对苏锐羡慕嫉妒恨,这么精致的西方姑娘,他们无论是在电视上,还是在现实生活中,都从来没有见到过,有的甚至已经拿出手机拍起照片来了。
 
    天空很蓝,微风不燥,阳光洒在身上,歌思琳望着身侧的碧波粼粼,好看的眸子变得更加亮晶晶。
 
    “这种放松的感觉,真好。”歌思琳把下巴放在苏锐的肩膀上面,看着前方干净的柏油马路,微微眯着眼睛,脸上露出享受的神情:“这是个让人流连忘返的地方。”
 
    苏锐微笑着点了点头。
 
    其实国外未必没有洱海周边这样的风景,可是,在旅途的过程中,比风景更重要的,是看风景的心情,以及,身边的人。
 
    也只有呆在苏锐的身边,歌思琳才能够真正的放松下来,这会让她心情愉悦的想要放声歌唱。
 
    苏锐带着歌思琳兜了半个小时的风,当他停下来的时候,后者还有点意犹未尽,搂着苏锐的腰,感受着鼻间那自由的气息,歌思琳觉得,如果这样的状态能够一直持续下去,哪怕一辈子都这样,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苏锐,我能不能试试这个?”歌思琳说着,伸手指了指电动车,她的脸上里面带着跃跃欲试的表情。
 
相关阅读